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触碰不到的恋人[虐向预警][蒋易第一人称视角]

那天坐飞机,我遇见了她。

薛不惠。

她总是找我麻烦,喝毛巾上的水,看她演的节目,就连紧急迫降的东西都不让我挑……对了,紧急迫降……我本以为那天遇见了她,是最倒霉的一件事,直到这飞机——

失事。

奇迹般的,我活了下来。

我记得她说过“有缘再会”。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她就像幽灵般总能出现在我身边。

我去吃饭,服务员是她;我去教车,学员是她;我找代驾,司机是她;我请家政,清洁工也是她。我觉得她似乎已经充斥了我的生活。直到那一天,我的家人带我去看——

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还是她,这让我既惊讶又愤怒。惊讶的是她怎么总是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愤怒的是她竟然摇着头说我是——

妄想症。

她的话一句句刺痛着我,仿佛一双手攥紧心脏,让人透不过气。

我怎么可能是妄想症?她的每次出现都那么的真实可感。那样鲜活的她怎么可能是我臆想出来的?

内心一片阴云密布,我打开电视开关,想要转移注意力。一位面容姣好的女主持正在播报新闻。

“2016年×月×日,一架私人飞机失事,造成一死一伤。获悉,那架飞机并没用安全飞行执照,机长驾驶过程中……”

脑袋“轰”的一下炸开,后面的话我都没听清,脑袋里循环着“一死一伤”。我记得当时飞机上只有我们两个人,那她……

我极力想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抹去,可那则新闻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她……怎么可能死呢?那我之后遇见的,又是谁?

用凉水冲脸,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家人,医生和主持人的话混杂在一起,使我疲惫不堪。整个人仿佛坠入了深海,呼吸困难,没有一丝光亮。我脑中只剩下三个字:“妄想症”。

难道我真的是妄想症?

天色渐阴,我却夺门而出。漫无目的,却又仿佛在被指引着向前奔跑。街上看见的每一个人,都有她的影子。

忽然一股巨痛刺激心脏,我仿佛想起了什么。啊……我想起来了。其实我看过那则新闻,也知道不惠已经离开,只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于是,我想象着,吃饭时,服务员是她,可爱的行为让我忍俊不禁;我想象着,教车时,学员是她,她学不会,我耐心的教她;我想象着,代驾时,司机是她,她的技术还是那么差,车开下了海,我也不怪她;我想象着,家政时,清洁工也是她,她好像也喜欢我我心中暗喜,却又不敢表明心迹……

天边雷声大作,豆大的雨点夹杂着咸咸的泪水滑落脸颊。我轻笑一声,我的病怎么可能治好。因为我的病就是你——

薛!不!惠!

慢慢陷落深海,我却似乎见到一束光,一直照射心底。

既然你已不在,那便让我记住你,带着你的音容笑貌,一同活下去。即使你已不在,我依然爱你。因为你是我——

触碰不到的恋人。

—————————————————————

第一次写文就是虐虐的玻璃碴子😭还是百乐门刚结束时的脑洞,一直没发。当时就是想着蒋易是个精分患者或者妄想症患者啊啥的qwq

写的不太好(因为自己都完全感觉不到虐点啊_(:з」∠)_)有啥bug啥的请见谅www

读完这么长渣文的你也是真爱呀

易式笔芯❤

评论 ( 14 )
热度 ( 13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