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世界末日[江海][虐向]

『天灰灰
会不会
让我忘了你是谁
夜越黑
梦违背
难追难回味
我的世界将被摧毁
也许事与愿违』

“啊……对不起,海宇,我……”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海宇撇撇嘴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挤出一句话。
是啊,这个结局早已料到,可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时候,为何还是这么狼狈不堪。
假装听不到后面的话,海宇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转身跑走。无人来追。

初来乍到,海宇第一个认识的人,便是蒋易。他干净的气质,笑起来甜甜的样子,和给人若即若离的感觉,让海宇深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他在戏中对自己饰演的薛不惠的种种宠溺和呵护让海宇甚至有点分不清戏里戏外。

他知道,他犯了演员的一大忌。
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其实海宇也明白,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蒋易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时刻提醒着他,告诫着他不要越界。他以演员的职业操守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尽量不去越界。海宇想着,或许这样默默喜欢,也是一种结果。

那是百乐门的最后一期。

舞台上灯光闪耀着,大家的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的眼神在众人中交错。那一瞬,像梦境。

或许是那天舞台的灯光太过于闪耀,或许是那天蒋易的眼神中闪烁着的不舍。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海宇兀自想着,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那天演出结束,大家提议庆功宴。那一晚,海宇一直心不在焉。吃完饭,海宇叫住在饭店门口正准备离开的蒋易:“那个……我有话跟你说。能陪我走走吗?”
“可以倒是可以……”
回以一个笑容,两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气氛有些微妙。

蒋易率先打破僵局。
“那个……你说……有话对我说,是什么?”
“百乐门最后一期了啊……之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见到你啊。”敷衍着回答,心却早已狂跳不止。
“啊是啊,想想还有些惆怅啊。不过还有第二季,第三季,还有很多可以见面的机会,对吧?”依旧是干净温暖的笑容,看着,海宇竟有些失了神。
“啊,啊,嗯……”
“师哥今天怎么这么伤感啊”蒋易有些打趣的说道,似乎有些不适应这笼罩在两人间微妙的气氛。
“啊……没什么……最后一期了嘛,有些感慨”
“也是……”
之后依旧是无尽的沉默。

忽然,海宇的声音打破了这个沉默。似乎鼓起勇气般的声音响起。
“那个,蒋易……”
“嗯?”
看向他的眼睛,海宇眼睛里闪烁着光。

“我喜欢你”

说完,似乎全身的力气全部卸下,只剩下一副皮囊和意志支撑着海宇单薄的身躯。

『蒋易,你知不知道,那四个字,用尽我全身力气』

海宇看见蒋易的眼睛慢慢睁大,之后便是严肃的神情。
“啊……对不起,海宇,我是直的……我……有女朋友,你也知道的……”

之后的话便什么也听不见了,只剩下心碎的声音,在脑袋里慢慢放大。心脏一阵一阵的疼。海宇知道,这一次,是时候放手了。
蒋易看见海宇的眼神慢慢黯淡。几个月的朝夕相处让他明白海宇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向自己表白。可蒋易没有办法,感情这种事,他也知道,是强求不来的。所以海宇跑开时,蒋易并没要上前阻拦什么。

『我愿为你背水一战
可你的背离让我溃不成军』

最后,我还是逃跑了啊。海宇讷讷地想。放手吧,既然努力争取过了,便不再后悔。

夜里的上海依旧车水马龙,行色匆匆的人们怀揣着梦想追逐着向前行。一座座钢筋混凝土搭建的牢笼像一只只被困在笼中的巨兽,不断嘶吼着,在漆黑的夜里做着最后的挣扎。在这个充满未知的城市里,海宇深知自己也只是沧海一粟。将自己甩到床上,不知为何,竟有种颓废的凄凉之感。

插上耳机,音乐随机播放到周董的《世界末日》,海宇顿时红了眼眶,眼泪竟抑制不住簌簌的往下掉,各种情绪如潮水涌入心里。自嘲地扯出一抹笑,却尝到了咸咸的味道。蒋易,离开了你,对我来说,是否也是世界末日?

意识渐渐模糊,海宇慢慢进入梦乡。

入梦,是枕巾上的一片水渍和眼角晶莹的泪。

『累不累
睡不睡
单影无人相依偎
夜越黑
梦违背
难追难回味
我的世界将被摧毁
也许颓废也是另一种美』

———————————————————
最近写虐文上瘾可咋整啊_(:з」∠)_
吃了自己一嘴的玻璃碴子现在急需小甜饼来补偿ಥ_ಥ
有空会尝试着写写小甜饼的 我尽量ಥ_ಥ
微调´_>`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