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酒[江海]

✨真·暂别作

     百乐门最后一期,庆功宴上。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酒店大厅明晃晃的灯光下,酒席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不舍与惆怅。

     张海宇第三杯酒勉强下肚,从嗓子眼儿到胃口里全都火辣辣的,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说来也奇怪,作为一个青岛人,他平时竟是滴酒不沾的,只是应酬难以推脱的时候才勉强沾酒。反观自己身边安然无恙的蒋易,倒显得自己像个“假的”青岛人。
    
     其实海宇也不是不爱喝酒,只是自己一喝酒就晕晕乎乎的,后面发生的事情全部都不记得。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可是大家接二连三的劝酒,让他不好意思一直推脱下去,只好一杯接着一杯的强行往肚子里灌。
    
     蒋易瞥了瞥身边皱着眉头的人儿,忙替他挡酒,却换来了大家的一顿起哄。看着身边渐渐失去意识的海宇,蒋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这杯酒显然冲破了海宇的最后一道防线。看着海宇晃晃悠悠的往自己身上倒去,蒋易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用手扣住海宇的肩膀,往自己身上靠了靠。

     海宇倒在蒋易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开始说着天南海北的话。蒋易皱皱眉,这个人怎么喝醉了这么多话,平时冷漠的像个木头人,可一喝酒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收也收不住。好像还有点可爱啊,蒋易默默地想着。

     眼看着饭吃的差不多了,大家的兴致也淡了下去,蒋易便以海宇醉了为由离了席。在路边随手拦了辆出租车,想了想不放心,便和司机说了自己家的地址。

     海宇显然是累了,倒在自己怀里就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脸颊映上了好看的绯红,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人儿,蒋易忍不住顺了顺他的头发,在脸上偷亲了一下。

     到了目的地,海宇却睡的正香。蒋易心一横,将衣服裹在海宇身上,把海宇抱上了楼,一直抱到自己的床上,安顿好了才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想着这个人喝醉了竟是自己跟着受累,蒋易笑着摇了摇头,有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啊。

     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走到海宇床边,慢慢停下的脚步。月光透过窗子撒在海宇脸上,映出好看的轮廓。海宇的脸红红的,好像在笑着,不知是不是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抚平海宇额前的碎发,蒋易笑着在海宇额头印上一吻。

     晚安,我爱的人。

—————————————————————
脑洞来源于今天的饭局。可惜写着写着就歪了,从小甜饼变成了日常。嘛,不管了!
总之,这次是真的暂别了啊(大概),周一手机上交...痛苦...´_>`

评论 ( 17 )
热度 ( 21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