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江海】戏迷(一)

  

☀根据江海现在的状态有感而发,十分抱歉最近只能产刀子

☀大易易生日的时候写的现在才发 请叫我拖稿王☺

☀海宇最近迷之活跃我倒是hin开心 就是他俩啥互动都没有真是蓝瘦

☀欢迎收听同名曲《戏迷》,炒鸡好(cui)听(lei)

 

 

“真为难你╱和一个不爱的人旅行╱真为难你╱陪我直到天明╱说什么对不起╱我说才得体╱对不起对不起╱还让你演坏人的戏╱”

 

 

入夜,静得令人窒息。

 

蒋易独自坐在窗边,点起一支烟,听着风声单调地试探着和静默碰击,仿佛融入这漆黑的夜色般,只能看见一个亮点在窗棂前孤单地跳跃着。燃尽最后一刻时,蒋易将烟熄灭。

 

并不是单纯的失眠,蒋易心里知道,是在等待着什么。

 

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让偌大的房间空洞得不真实。人一到晚上就容易胡思乱想,蒋易想努力地抹去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却嘲笑自己可悲。

 

他想努力让自己开心起来。

 

因为,明天是自己的生日。

 

蒋易心里清楚,一过了凌晨,定会收到很多祝福。因为,从这个晚上开始,微博已经不太安分。他想象着明天家人的庆祝,粉丝的祝福和说不完的感谢的话,比起期待和感动,更多的,却是如潮水般袭来的巨大的空虚感。

 

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为什么。

 

是的,张海宇早就和他说过cp解绑的事,只是自己还在单方面负隅顽抗着。

 

然后终于在前几天,自己单薄的坚持也败下阵来。

 

其实他早就料到,像这种事。张海宇本就是有着鸿鹄之志的人,像自己这种“燕雀”又怎能阻碍他飞翔。只是没有料到,像他这种谦和温润的人,也会将自己拒绝得如此干脆。

 

原来一切都只是他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场一厢情愿。自己费尽心思地甘愿扮演一个好人,到最后怎么跳梁小丑般的让他去演坏人的戏?可笑又可悲。

 

是啊,一切都不可能了。

 

Cp的话题热度会慢慢淡去,然后下一期百乐门不用再捆绑炒作了。明明早已知道的事情,还是一遍遍地提醒自己。

 

再点起一支烟。

 

一口烟雾卡在喉咙里,蒋易剧烈地咳嗽着,仿佛要呕出整个世界。

 

终于熬过了十二点,是自己生日的这一天。

 

四周也没什么变化,只有偶尔的几声犬吠和天空中寥寥几颗星。

 

不用看也直到,微博开始热闹起来。

 

不知怎地,他并不想去看,只是机械性地翻着自己以前的一条条微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所有评论全都是张海宇?

 

关上屏幕,准备去睡觉,熟悉的微信提示音突兀地响起,蒋易不由得心头一颤。

 

“生日快乐”还未来得及高兴,便弹出了下一条消息,“对不起”

 

前一秒还温暖的屋子仿佛一下子变成冰冷的谷底。明明是自己一直等待着的祝福,可最后三个字还是刺痛了双眼。

 

大概是对于前几天的事的道歉吧。多么讽刺,像“对不起”这种话自己说来才得体,却总让他迁就自己。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已经让蒋易能够读懂对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甚至他在说这话时的心理。

 

他突然厌恶起这多余的默契。

 

回复的话删删改改,最后只是发过去几个字,“谢谢,加油”。

 

不知为何,小品里“薛不惠”说“原谅你”的画面浮现出来。蒋易努力摇了摇头,才将这个画面从脑海中赶跑。即使实在说不出原谅的话,也不能再念念不忘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发过去一句话,“还是不要发微博祝福我了,免得又引起话题。”终究还是不想当对方的累赘。

 

能感觉到对面的人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许久,只回了一个字:“好。”

 

颓然地放下手机,想到新的一天还要面对各种笑脸,嘲笑地叹了口气。自己是演员啊,这点小事,他还是做得到的。毕竟,已经早已习惯演出傻傻的开心的样子了。

 

自己终究只是个戏迷。

 

夜已深,漆黑的夜幕裹着疲惫的人们进入梦乡。天空中依旧是寥寥几颗星,空气也依旧是清冷的气味。

 

蒋易轻轻地合上眼,一如往常一样。

 

只是,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TBC

(16.02.27)

评论 ( 58 )
热度 ( 16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