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江海】归宿(一)

★大概是近期最后一篇虐(? 

★现实向 易带入

★文风阴暗 不适勿入

 

 

 

 

1

 

百乐门时期颠倒黑白的日子悄然结束,一下子的悠闲与放松让蒋易竟有些怀念那些忙碌的日子。然而他随即打消了在脑内产生的这个奇怪的念头,本就是在戏剧巡演的空当参加的节目,他又怎能让自己太过于留恋?他知道,像这样的爆红也就如昙花一现,娱乐圈的更新换代他不是不了解,只有长期保持话题度,才能获得等多的关注。

可他参加百乐门的初衷本就不是大红大紫,而只是让家人每周都能看见自己。自己也不是什么乐于热闹的人,每天与微博里的易家人互动成了唯一证明他还在的安慰。只是现在他就连想要发微博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于是只好将自己拽入戏剧表演之中,权当给粉丝一个交代。

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2

 

蒋易有时候感觉百乐门的日子就是一场梦,一场惊心动魄又神奇美妙的梦。可再美的梦都会醒,不是吗?百乐门也好,张海宇也好,就好像从未路过他的世界一般,就这样不着痕迹地消失殆尽。

他知道自己的归宿终究还是舞台剧。那段日子高强度的曝光使得性本清冷的他很不适应,可他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每次都告诉自己熬过去就好了,可当真的清冷下来之时,又有些想念与张海宇一起站在镁光灯之下的日子。

 

 

3

 

悠闲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蒋易发现,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偶尔会有人在街头认出他,也会有人专门为了他而去看他的话剧。只是,,没有人再提起张海宇,就好像他们的相遇一样,突兀又短暂的邂逅,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蒋易也很识趣地不去打扰他,只是有时候会不自主地关注他的动态,看到他的努力既开心又心疼。他自打一开始就佩服这个小个子的身体里蕴含的无限力量,而他俩就是两个极端,戏里的他,便是戏外的他。

蒋易心里知道,他们就像两条不平行的铁轨,在站口匆匆交汇之后,终将驶向不同的远方。

即使彼此心里还留有太多的话。

 

 

4

 

过年之后,蒋易的生活回归于忙碌之中,每日穿梭于剧院与家之间,两点一线。最后一场话剧演完,时间已经不早了。临近夏日的天将白昼拉得很长,所以当蒋易将一天的事忙完后走出剧院,总能一眼看见天边映起的一抹绯红。这时他总会故作文艺地感叹一句大自然的瑰奇,然后信步走回家中。

 

 

5

 

其实蒋易自己也不太明白,张海宇对于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是一个突然闯入生命的过客,还是一个难以寻得的知音,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只是会偶尔想起他们一起挑灯磨本子的日子,想起他们碰撞出的一个个火花。蒋易明白,那样的日子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一年的时间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会不会再组“雨衣”cp至今也是个谜。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未来的日子,只是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踱过现在的日子,然后将过去的辉煌抛于脑后。

再也回不去了吧,蒋易想着,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6

 

蒋易想起了他在书中看到过的一句话:“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7

 

对于张海宇没有给自己发生日祝福的微博这件事,蒋易觉得既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虽说张海宇已经私下里给他发过祝贺,可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早已准备好了的感谢的话凉了一天又烂回肚子里。蒋易明白张海宇心里在想什么,也恰到好处地不去打扰他,只是重读他的生日祝福时,又多了些许生疏的味道。或许是自己多心了,或许是自己本就多心,蒋易忽的觉得,以后自己的感情还是不要寄托在别人身上为好,免得失去的时候,自己又觉得残酷。

 

 

8

 

终于有一天,蒋易看见了张海宇微博置顶被换了下去。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心底的某个声音开始一遍遍叩击着自己。他终于明白,时间本就绝情,终会抚平一切躁动。

蒋易觉得自己本该料到,张海宇绝非无情之人,但也不会做长情之事。

干他们这一行,坚守,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

蒋易咽了咽口水,手撑着椅子站起身,着手准备自己的下一场话剧表演。

 

 

9

 

蒋易在舞台上娴熟地与演员们配合着,说着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在被舞台的聚光灯与观众的目光的包围之下,蒋易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归属感。

说来也奇怪,只有在穿着戏服表演的时候,蒋易才仿佛找到归宿般地不遗余力,就好像自己与角色融为一体,角色的一颦一笑都好像是自己的感情。也只有那时,他才可以沉溺其中不去思考生活中的琐碎。

或许自己才应是那个穿着病人服装的人吧,人生本就是演戏,又有何戏里戏外之分?许是让自己活的太疲惫,才忘记了最纯粹的东西和最初的梦想。

回过神来时,已经该轮到自己的台词了,蒋易扬了扬手臂,举起了手中的火把。

 

 

10

 

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将湛蓝的天空碎成一条条蓝色的缎带。偶尔有飞鸟掠过,不着痕迹地晕开一抹白色。

当蒋易再次走出戏剧院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望见了戏剧院突兀地耸立在熟悉的街头,就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那一瞬间,仿佛一切都有了答案。

什么一夜爆红,什么流言蜚语,都如过眼云烟,而真正留下的,只有内心的纯净与安宁。那闪耀的戏剧舞台,它一直没有变。

一瞬间的释怀与安心。

静静地望着那栋高大的建筑,蒋易想着,或许那个舞台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蒋易视角END

 

                                                               (2017.03.09)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