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江海】归宿(二)

  

★终于完结了!!这个之后立马写人造糖!没错!! 糖!!

★感觉圈冷了是我的错觉嘛

★篇篇两千字打到呕吐 写的时候怎么没觉着这么多字ho

★有没有人发现 这篇通篇没有“蒋易”二字 却贯穿着蒋易

 

    

 

吾心安处是吾乡。

                                                                                                     ——题记

 

 

 

 

 

 

1

 

直到现在,他依然会忍不住去想,如果那时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事情的发展,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如果没有遇见那个人的话……

 

 

2

 

他记得那年深秋,凛冽的寒风裹挟着泛黄的落叶扫过街头。裹紧的大衣和忍不住加快的脚步将人们的心绪渐渐绷紧。

又是一年将近。

又将是碌碌无为的一年。

张海宇默默地在心里盘算着这一年里发生的事,与其说又积累了舞台剧的经验,不如说又离自己的演员梦近了一步。这些年一直不放弃地苦苦坚守着,生活的琐碎甚至让他快忘了自己最初的坚持,只是默默彳亍着向前,向前走。

 

 

3

 

生活的乐趣便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蛋糕会是什么味道。

张海宇并不是有意参加百乐门的。恰巧被推掉的工作,偶然被师姐告知的百乐门面试消息,临时起意地前去面试,以及在飞机上才争分夺秒练好的模仿内容。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无数的巧合拼凑在一起,造就了现在的自己。事情向着自己毫无预料的方向发展,好像一朵烟花向着天空急速上升,又在空中绽开花朵。

 

 

4

 

势态以张海宇无法预料的速度向前奔跑。从临时被告知搭戏,到被组成cp;从走在大街上都不会被人认出来的小透明,到一夜爆红坐拥百万粉丝。突然改变的生活状态使早已习惯清冷独自一人的他有些不适应,但他很快调整了状态,因为他觉得,他的机会,就要来了。

之后那段日子一直充斥着cp和炒作。张海宇明知那是演员的常态,可望见身边的人温柔得快要拧出水来的眼神,脑中还是会有念头一闪而过。张海宇摇摇头,及时扼制住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告诫自己。

 

 

5

 

演员永远是消费与被消费。消费着热度,消费着粉丝,消费着永远不嫌多的话题,还消费着……张海宇本以为自己已经看透这个圈子,而现在却恨自己没有看透本质。太多的身不由己了。而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地退出,用做笨拙的方式守护。

他隐隐地知道这样做只会伤人更深,可他毫无办法。有无数双手推着他向前走,有无数双眼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有无数张口对他评头论足。他躲在聚光灯的阴暗之处独自舐着遍体鳞伤。

所以他才选择了慢慢疏远,或许这是最好的方式,去守护那个人。

 

 

6

 

张海宇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段话:“只有小孩子才会问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成年人都是默契地渐渐疏远。”

 

 

7

 

百乐门结束后,繁复的工作压得张海宇喘不过气,却也让他第一次有了充实的活着的感觉。他也只是在工作的空虚才会想起曾经的他们,和他们以前的日子。张海宇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要放下,放下辉煌的过去,和朝夕相处的人。他心里明白,这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不说破,不打扰。

对方也恰到好处地渐渐抽离他的生活,张海宇自嘲的笑了笑,明白了人本就是自私的动物,又何来长情一说?不过是选取利益的最大化罢了。他决定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便不在工作中投入太多感情,免得被它蒙蔽了双眼,自己又舍不得戳破幻想的泡沫。

与其各自消费,不如放彼此飞。

 

 

8

 

“幽默大师都应患有自闭症。”张海宇并不肯定这句话,但也拿不出否定的理由。因为他认为,喜剧人,终究是孤独的。至少,他自己是孤独的。当一个人在台上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在台下便无再多力气。或者说,他其实很享受这种独自一人的冷清,倒也悠闲自在。

只不过,原来是两个人一起孤独,而现在,只留他一人孤独。

他明白这种孤独感来自何方,也强迫自己不去回想。可内心深处还是在一次次发问,自己当初的选择,到底是否正确?如果当初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事情是否会变得不一样的?他想起了在《白夜行》中看到过的话,“我只是想和你手牵手漫步在阳光下啊。”

“只是连这样的事情,都不被允许”,他轻轻补上后半句。

自己选择的路,只能咬咬牙走下去。演员的路还长,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归宿。张海宇闭上眼,下午的阳光将眼皮灼得炽热,感到头昏昏沉沉的,竟兀自睡了过去。

 

 

9

 

一觉醒来竟已是黑夜。张海宇揉了揉眼睛,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认清了墙上挂钟显示的数字。他想起了转天的四场戏和浪费的一下午,在心里责备自己竟这样荒度了大好时光,无可奈何地拿起床头的剧本。

不知怎的,他竟无法带入角色。他明白,是因为这次的角色与自己太过于相似,才无法真正体会角色的感情。每次都要融入剧情,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前的日子。自己的影子仿佛与角色相重叠,光与影交织间,一时间竟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终是放弃了抵抗,任由回忆的潮水冲破思想的防线。

他是演员,却永远演不好自己。

 

 

10

 

后来拍那场戏时他哭到眼前发黑,台词仿佛都成了自己的话,一点一点地将自己击溃。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导演喊了“卡”他还是一个劲儿地哭,好像要把整个身子都化成水流出来。

回过神儿来时导演已经在自己身边。他没法回答导演关切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和摇头,然后离开。他让自己清醒了好一阵子,终是明白,是时候放手了。

他再没看过那场戏,只是在很久以后依旧能想起自己布满水汽的双眼,想起自己透过水汽看到的曾经的辉煌,以及身边的人温柔得快要拧出水来的眼神。他知道,那样的日子,终究是回不去了。

像一只无脚鸟,要么飞,要么死。

张海宇明白,一直向前,这边是自己的归宿。

 

 

 

 

海宇视角END

 

                                                           (2017.03.13)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