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老高和老吴的二三事

  Warning:

○学校老师cp现实衍生向 ooc有私设有 别上升蒸煮!!!

○没听过他俩的课,语言描写无能为力,除了故事其他描写都是假的

○我就瞎jb写,您就瞎jb看

○偷摸看完就完了,可千万别让强哥查我水表哈哈哈哈哈

 

01

 

今年的春天像个害羞的姑娘,一直躲在房里迟迟不肯出来。倒是接连下的几场雨将本就泛着刺骨的空气衬得又清冷了几分。姑娘们预备好的夏装已经在衣柜里放得发霉,却一直没有出来透气的机会。

 

直到一中的海棠树开花。

 

老吴每天最喜欢的,便是教师办公室楼道拐角处的尽头,窗户里映出的海棠的影子。每当风一吹,一树的粉色都跟着轻颤,花瓣簌簌地纷飞,好像一个个跳舞的精灵,将整个校园都衬得旖旎。

 

这海棠树一开花,春天啊,就跟着来了。

 

老吴推门走进办公室,一边感叹着花开,一边着手准备着一天的课程。

 

(ps.这段并无意义的环境描写只是为了感叹花啊真好看 然而拖更到现在我...花都谢了我还……)

 

02

 

教室里静的只能听见笔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所以当老吴说出考的下一个知识点时,略显刺耳的声音划破寂静,竟显得有写突兀。他对着同学们奋笔疾书的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在一个个查看他们的过程中皱起眉头——这错别字……可以说是很离谱了。

 

他按捺不住似的挠了挠头,终于在将考条收上去的一刻开口,「你们语文老师还问我们历史课都讲些什么」他顿了顿,仿佛在思考些什么,继而又道,「你们这什么字都不会写,让我怎么跟他交差?」

 

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然而不知不觉提到的名字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只是习惯性地提起,又漫不经心地刻意回避。

 

03

 

开学季=公开课

 

一中的老师们——尤其是自认为资历老又自恃清高的老师们——并不怎么重视公开课,或者看起来并不重视。只是上课时空气里凝滞的寂静和身后乌泱泱黑压压的老师都让同学们腰板挺直不敢回头。所以提起公开课,心中都难免敬畏几分。

 

老高的公开课排得靠前。

 

不知那天的黄历上是否标了“今日不宜公开课”,反正在那天到来的时候,面对着几十号的老师,老高在讲到某个伟大的诗人时磕巴了几下,又在下课铃慵懒的声音响过几分钟后还是无下课之意。

 

——他将这一切的“失误”都归结于那天躲在一群教师当中的老吴。

 

说来奇怪,无论人有多少,人群中一眼都只能看见那个人的身影,只是这次他觉得这默契显得多余。还没开始上课便一眼瞥见他的身影,之后眼神就没离开过那个范围。上课的时候分神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也不是一个教师应有的样子,可他还是忍不住地让视线往远处飘。所以当下课铃突兀地响起,根本没注意到时间的他愣是被下课铃惊了一下。就那么草草地下课,草草地收拾东西,然后快步离开教室,避免与任何人会面交谈。

 

老吴刚走出教室,便看见前面一个小个子落荒而逃般地快步疾行,立刻他三步并两步赶紧跟上。老高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跟了上来,冷冷地哼了一声,皱了皱眉——还真他妈怕什么来什么。

 

见老高不再说话,老吴尴尬地干咳两声,作势伸手揽过他肩头轻拍两下以表安慰,「没事儿,不就是公开课拖堂了嘛,别介意了……再说了,您讲的……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您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高抬起手拨开老吴虚搭在肩上的手,作势损了他两句又不再说话,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个合适的石姬……

 

04

 

事实证明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当老吴站在讲台上一边滔滔不绝一边迎接下课铃的时候,内心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骂娘,也不是想着这次拖堂了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产生,而是高老板这回终于抓住他的把柄了。

 

果然,看着老高眼中明显的不怀好意,老吴在心里暗暗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这家伙果然卯足了劲和我杠上了啊。

 

「怎么样,这下您可满意了吧?」老吴偏头看向老高。

 

老高没说话,而是久违地笑了一下。

 

「所以你一个教语文的为啥来听我的历史课啊……?」

 

老高沉默了一下,继而说出的话里带笑,「因为咱们的语文和历史有同一个祖宗啊」

 

「……?」

 

「司马迁啊」

 

「……」

 

奇怪,这笑话明明这么冷,怎么耳根子却泛了红。

 

看来啊,下一次的公开课,果然还是要去听。

 

——就坐第一排正中间

 

老吴默默地想。

 

 

TBC

 

……个鬼啊 写得崩的一匹,估计是再也不会写他俩了(手动再见

 

 

评论 ( 2 )
热度 ( 3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