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大谦世界】明暗之间(一)

话唠大x内向薛 ooc严重

  

 

-

 

开学的季节到来的时候,空气里还残存着夏季粘腻的潮湿感,夏日的尾巴被持续了几天的雨拖得很长,让炎热的气息滞留了整个暑假依旧不愿离开。

 

薛之谦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电风扇卷过气流的嗡嗡声充斥着他的耳朵,当然,其中还夹杂着教室里三五成群的人们发出的一阵阵哄笑声。薛从书包里掏出耳机,以最快的速度插进耳朵里,将音乐放到最大声。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在这繁杂的教室里最后安静的片刻。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薛之谦感觉身旁的阴影加重了。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自己刚刚分得的同桌投下的。果不其然,几秒钟之后,右边的耳机被取下,耳朵又被嗡嗡声所占领。

 

“我说,您胆子可够大的啊,老师快来了吧。”身旁自称叫做“大大大张伟”的人,正用一种说不上来的表情看着薛。

 

薛之谦皱皱眉头,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要你管”,可还是取下耳机关上了音乐。

 

“这下您满意了吗,我的新、同、桌?”“新同桌”三个字被薛之谦的牙齿咬的紧紧的,他不用正眼看他,只是默默地将耳机收好了。刚趴在桌子上想休息一阵子,耳边却又响起了身旁那个家伙的话。

 

“诶您可别趴下啊,等会儿可是出了名的灭绝师太的课,”大张伟眼看着薛揉了揉一头早已乱掉的毛,探过身去直视他的脸,“您真的不看看书预习预习吗?”

 

“神经病啊!”薛之谦忍住了想要骂人的冲动,瞟了一眼他这个新同桌的脸,就低下头在书包里翻着什么,不一会儿拿出了一本数学书,又展开了整整齐齐地摊在桌上。“行吗?”薛用冷冷的眼光看着他,一直看到张伟眼睛里自己的样子,将一句冷冷的问句留在空中。

 

“行行行,您满意就行,好好学习多好啊...”张伟好像并没有感觉到薛话语中的冰冷,反而眼中带笑地看着他学习的样子。

 

“我可能有个假同桌...”薛之谦眼睛瞅着书本,思绪却并没有放在那些跳动的符号上一分一毫,而是默默盘算着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以及,能不能与这个大张伟先生保持距离——一句话不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薛之谦也知道,这种想法当然只是他的妄想,不过他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与这延绵的雨季毫不相称,正以火箭发射般的速度向下喷出一顶蘑菇云。

 

 

 

 

-

 

修学旅行抓住夏季的尾巴,悄悄走近人们身边。一连几天,学校里的话题都免不了在这上面转,俨然成了同学们茶余饭后的消遣。当然,从高年级学长学姐口中流传出的“关于修学旅行的听起来很厉害的故事”在口口相传中简直成了一部传奇历险玄幻故事,这更加深了人们对它的向往与期待。

 

在某个余温还未散去的下午,张伟头枕在胳膊上,余光瞟着薛之谦,那人还是老样子——就是那种上课都能手背后,老师说一句话就马上记在书上的好学生样子——正低头看着作业,冥思苦想着什么。不知为何,张伟竟觉得他这样认真的样子有点好看,那叫什么来着,对了——纠结的美。

 

“诶,薛……你就不期待一下……那、那什么修学旅行吗?”

 

薛之谦好像突然想明白了那道题,正运笔如飞的时候,张伟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薛连停顿都没有,像是从鼻子里发出了个“不”字作为回答。张伟觉着无趣,也不再说什么,就那样看着他写。就连薛转过头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他也不为所动。

 

忽然,张伟像是被电击了似的,一把抓住薛的胳膊。

 

“我们交换手机号吧!”

 

 

故事的结局就是薛禁不住张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和他换了手机号,并且在张伟说着“换了手机号就不怕和您走散了”这样的话时感到无力反驳——张伟那句话莫名地盲毒对了,他认路的技能点几乎是零,嘴上说着认路可厉害了其实也是瞎几把跳的——所以他也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还给他一记眼刀。

 

张伟表示收下薛的眼刀并且还他一个爱的抱抱……?

 

总之在两人的嬉笑怒骂(?)中,修学旅行是正式拉开帷幕了。

 

 

——————————————————

设定是忽然跳出来的,本来想是写完再发出来,赶上了520就姑且当做贺文吧

不知道会写多少,反正随缘吧(瘫

看得出来我狼人杀玩傻了吧(x

评论
热度 ( 12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