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YUI

您以为您以为的就是您以为的?

大薛大/ 双北 /江海 /all白

【江海】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

 

 

❤长篇写不下去了滚过来写短篇

❤ooc是常有的事儿

❤依旧是一颗糖

❤标题是假的 文风偏智障 大概是个假鸟写的

 

 

(一)

 

张海宇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蒋易。

 

说是无意,因为他俩的工作时间点儿是真的碰不上面,而本就两个闷骚的人,即使在一块儿也是相顾两无言,倒是尴尬得紧;说是有意,因为张海宇觉着自己最近有点儿怪,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蒋易的动态,点开微博微信也总是点开他的页面,就连他的疯人院演出也乔装打扮地去看了一场,搞得自己像是个粉丝行径。

 

其实他对于自己这种感情多少有些了解,只是基于各种原因不愿去承认罢了。他可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无论怎样,他也不愿去打破戒律。可经过了长达几个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想明白了,信仰是自己信的,可爱情这玩意儿他没准儿啊,在遇见蒋易之前他也有女朋友的好吗?反正不管冲不冲突,说白了,他是离不开蒋易了。

 

只是蒋易这人吧,和他的性子差不多,本来就没什么演员的志向吧,还一直死守着舞台剧不放,就像个护食儿的孩子似的。不过说实话,话剧是演的不错,倒是勾起了自己当年的回忆。

 

其实他和蒋易之前的气氛也没那么僵,一到节假日也会互相问候,直到上次和蒋易喝完酒之后。张海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啥会约蒋易出来喝酒,打着恰好在他家附近的旗号,其实也是为了试探试探自己的内心。自己是搞明白了,关系也弄得尴尬了。

 

也没多大的事儿,就是俩人正在吧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儿,话赶到那儿蒋易问他以后的工作忙了会不会再去参加百乐门。这前搭档就在身边也不好意思说不去,只是他刚应下蒋易又问他为啥,为啥......还不是为了见你呗......本来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心理描写,借着酒劲儿加上大脑的不定时抽搐,愣是让他生生改成了语言描写。

 

这一下子搞得他俩都挺尴尬的,顺着蒋易审视般的目光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耳根子跟火烧的似的。他赶紧扔下酒杯借口去厕所,算是落荒而逃了。冲了把脸他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算是想明白了,他应该是看上这个大高个儿了。

 

在那之后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记着他恨了自己很久,为啥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也琢磨着下次可咋约他出来。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近期还是躲着他点儿好,万一人家根本没那意思,那岂不是坏了事儿了。

 

 

 

蒋易这边儿也是摸不着头脑。他一直觉着师哥这人特可爱特喜欢他,怎么这回跟变了个人似的。好不容易师哥约他出来一次,之后就没了音信,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他回忆了一遍自己说过的话,也没得罪他啊,不就问了一句他为啥要参加百乐门吗至于吗?

 

师哥后面好像说了句什么话,他也没听清。刚想开口就只见他飞也似的奔向厕所,后面无论他说什么都心不在焉的。蒋易觉着那话可能挺重要的,心里盘算着改天再约出来问问。

 

次次约,次次有事儿。蒋易心想这师哥怎么这么难约的,是不是讨厌自己了。可那就更需要解释了,被喜欢的人误解的滋味可不好受。于是他不由分说地定了一家餐厅并命令他一定要来,不来的话就恩断义绝、互不联系、老死不相往来之类的。恩,大概有点言重了。

 

其实蒋易也知道自己嘴笨,也不太会解释,只是这回这疙瘩再不解开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师哥万一真的误会他了,那麻烦可就大了。毕竟他从百乐门就开始观察他,觉着他是一个特爱想太多的人,自己想不明白的事儿吧还不爱说出来,就在心里堵着。

 

难怪长不高个儿,蒋易想。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纸鸢YUI | Powered by LOFTER